暮去朝来

先从小短篇写起,总有一天能写出好文[斗志]。

【同人短篇】【YJ】In Your Hand

you are light:

CP配對birdflash,清水,攻受無差


是這樣子的,我跟Ariespeach做了一個交易,如果他把Crash into me那篇的肉翻出來,我就寫篇腦洞給他,所以這篇文就獻給Ariespeach


慣例感謝Ariespeach幫我beta,慣例說一下自己的錯字真多,我竟然把迪克打成迪可,到底是誰啦www


故事大綱:迪克有一個習慣,沃利試圖要找出答案。




簡體版:http://ddland.lofter.com/post/1d1f86d1_e03bddb




In Your Hand




       沃利第一次看到羅賓做出那個動作,是在他們第二次蝙蝠俠與閃電俠合作執行任務上。


       起因是一個發生在中心城的謀殺預告,最大的嫌疑犯則是一名從阿卡漢瘋人院跑出來的瘋子,或許是認定哥譚的罪犯也歸類在哥譚的範圍,蝙蝠俠與羅賓在預告出現後的一個小時內就抵達中心城。哥譚的罪犯,中心城的犯罪,造就了現在的合作。這不是經常發生的事,第一次合作是在三個月前,而那次還是他們半是強硬地加入哥譚的調查—不,那太難得了,沃利絕對不想錯過。


       然而,蝙蝠俠與閃電俠—一如既往地—禁止了閃電小子與羅賓隨同他們潛入被預告大屠殺的舞廳裡,只讓他們在建築物外監視。


       『聽著,我們不是不相信你們的能力,但是我們需要有人幫我們注意外面的動靜,我們還不確定他打算怎麼殺人。』這是閃電俠的原話,但在沃利聽來,這只是另一個“我不信任你們”的翻譯,一種比較委婉的說法,大概是認為這樣比較不傷他們這些助手的自尊。


       閃電俠對於沃利穿上閃電小子的制服還是相當不確定,充滿著憂心,像是他隨時在下一毫秒就會收回他的決定,這可能不能怪他,沃利讓他毫無選擇,不過無論如何,當上閃電小子是他的夢想,沃利還是很高興能跟閃電俠一起打擊犯罪。


       閃電俠與閃電小子—這聽起來可炫了,沃利一點都不後悔,而且是的,他的確沒有太多的罪惡感。


       …拜託,這根本是棒透了!多少個男孩能夠跟自己最崇拜的人站在一起啊?


       他的叔叔如此不相信他讓沃利滿受傷的,但沃利更驚訝他們的導師也不信任羅賓。在沃利還沒當上閃電小子前,他就已經知道距離中心城好幾千公里外,有個比他年齡更小的英雄正為正義而努力,他不會說他崇拜羅賓,但他確實敬佩他。就他所知,羅賓起碼有三年之久的經歷,從閃電俠提到羅賓時帶著一點讚賞的口氣,他以為羅賓已經為自己掙得與正義聯盟那群英雄們一樣的地位。


       連經驗豐富的羅賓也因為年齡而備受考驗,這是不是意味著沃利要到好幾年之後才能證明自己?


       他十八歲,或者他二十歲—這不公平,能力不該用年齡計算的。


       當蝙蝠俠命令他們在建築物外的某個定點待命時,沃利其實很想大聲抗議,不滿他躍躍欲試的心情就這麼被潑了冷水,但是…他是蝙蝠俠,這就是解釋,他只能乖乖地與羅賓留在原地,等待命令。羅賓倒不是很在意的樣子,他全程不發一語,看著閃電俠與蝙蝠俠離去。


       現在,閃電小子與羅賓隱藏在離建築物不遠處的鐵網之後,閃電小子原本還很認真地觀察四周,但隨著超過預告的時間越來越遠,卻一點異常都沒有後,他不經想找羅賓聊天,消磨點時間。


       老天,不需要這麼緊繃,對吧?搞不好那個瘋子根本記錯了日期。


       閃電小子回頭找到羅賓,發現對方正盯著從手肘上投影出來的螢幕,表情十分專注,快速敲打著他手肘上的按鍵。他來到羅賓的後方,試圖弄清楚他在幹嘛,只見螢幕上滿是“1”與“0”數字的排列。


       他對機械算是滿有研究的,就像每個正常男孩會做的一樣,他拆解過家裡的鬧鐘,但是電腦技術方面就不在行了,他的專長跟興趣不在那裡,所以他自然看不懂那串數字的意義。羅賓顯然知道自己在幹嘛,因為他的手完全沒有慢下來,視線順著數字往下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不確定該不該打擾他,羅賓看起來正在進行很重要的工作—大概吧,神奇男孩有時候會莫名其妙地專注在某件事上—他的父母親在忙碌時不喜歡被打擾,他不確定羅賓是不是也是如此。


       「幹嘛?」注意到沃利的目光,羅賓問道。


       這讓沃利忍不住咧嘴一笑,他真喜歡羅賓這點,不像那些忙於自身事務的人,他從不將他曬在一旁,讓沃利覺得自己無所適從。


       「沒有異狀。」沃利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很好。」羅賓口氣中帶著一點忿忿的語氣說道「這就是我們要的—一個沒有瘋子的夜晚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夥計,他有惹到你嗎?」從羅賓的口氣中,沃利覺得對方之所以這麼不平,並不只是因為他是個想著要殺人的瘋子那麼簡單。


       「上一次為了捉到他,我斷了兩根肋骨,蝙蝠俠禁足了我兩個禮拜。」羅賓解釋「又不是我的錯才沒躲過,可他還是覺得是我訓練不足,硬把我的訓練量增加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你加了多少訓練量?」沃利好奇地問。


       「很多,非常多,絕對多到你會吐出來—你不會想知道的。」羅賓停下來,皺著眉頭,然後又繼續投入工作。


       他們沉默了一會,四周仍能聽到舞廳傳出的悠然樂聲。如果能夠參加一次宴會應該很不錯,他的父母都只是單純的上班族,不大有機會接觸到這類型的活動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摸索著要怎麼開啟另一個話題,他拒絕讓那個瘋子成為他們今晚最後一個聊天內容。


       宴會?不,這是個很難聊開的話題。女孩?不,羅賓還不到會注意女孩的年紀。沃利惋惜地想。女孩們棒透了,當她們說話時,當她們微笑時,沃利總會忍不住受到吸引。可惜他無法向羅賓分享美好的事物,他在這方面可是個專家。


       他喜歡跟羅賓聊天,羅賓很有趣,當然當他的嘴巴狠毒時非常討厭,但大多時候,跟他聊天時是令人愉快的。他們同樣喜歡電玩,也喜歡電影、音樂、運動,他們幾乎什麼都能聊,也能教對方一些彼此不懂的事。當他們在一起時,時間就像流水般瞬然過去,難以察覺流逝的痕跡。


       找到一個擁有相同興趣的人很難,要找到一個跟他一樣是英雄的人更難。沃利有很多的朋友,但閃電小子沒有,沃利不能跟自己的朋友炫耀他是誰,就算他拯救了一名少女,因此得到一個吻也不能大肆宣傳,畢竟—關鍵詞—祕密身分。


       想得到全世界男孩都想要的東西,是需要代價的。


       他相信羅賓也非常享受他們在一起的時光,羅賓偶爾會跑到中心城找他玩—不管他是怎麼發現沃利身分的,他確信不是他洩漏的—有時則是沃利到哥譚找他,只是他們多數還是在中心城混,羅賓堅持哥譚不是遊玩的好地方。


       相較於另一個位在星城,總是擺出大人姿態,散發著生人勿靠近氣息的快俠,羅賓要好接近得多。沃利從來就不是被虐狂,他對別人不友善的態度一向敬謝不敏,不過,羅賓向他保證快俠只是嘴硬,其實心很軟,還跟他分享了一個快俠的糗事,因此讓他感到好多了,所以他打算下次再嘗試看看。反正他們未來再見到面的機率很高,多一個朋友總是好的。


       電影,這是個好話題。最終,沃利決定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比較喜歡舊版的魔鬼終結者。」沃利開口「雖然新版的那個很酷炫,但是舊版的很經典,你知道我的意思嗎?」


       羅賓看了一眼沃利,然後露出斜笑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知道,老電影比較單純,不像新版加了很多特效,幾乎把原來的味道蓋掉了。」羅賓附和他「我一直慫恿蝙蝠俠跟我去看1991年的驚爆點,但他一直拖延時間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慢著,驚爆點?羅賓,你認真的嗎?」那部電影爛透了。沃利想這麼說,但他不想因為批評對方最喜歡的電影而失去一個朋友。


       「它不是—」羅賓沒有完成他的話,螢幕上出現“允許進入”的字樣,他立刻面露欣喜,瞬間忘記卡在他喉間的那些話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看著羅賓又在按鍵上按了幾下。


       「行了!」羅賓振奮地緊握拳頭,臉上浮現勝利的笑容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只感到滿滿的困惑,螢幕上什麼都沒有,連數字都不見了。羅賓將手肘上方的螢幕叫回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們跟著進去吧,我相信蝙蝠俠跟閃電俠需要我們的幫助。」羅賓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但是他們要我們在這裡監視…」沃利反而有些遲疑,他是很想進去,但他不想讓閃電俠失望。


       「他們是說需要有人注意外圍,沒說我們一定要待在這裡。我已經駭進了這周遭的監視器,我們可以從我的電腦監視外圍的狀況。」羅賓狡詐地微笑。


       駭進監視器?喔。喔—沃利意會過來。天啊,他真的愛死這個神奇男孩了!


       「那我們還在等什麼?」


       沃利興奮地抱起羅賓,用他的超級速度將他們兩人帶進建築物內,他在沒有人的三樓房間停下腳步。房間裡沒有燈光,充塞著戲服、假髮,還有幾面大大的全身鏡子,看起來是個更衣室。


       這個舉動似乎嚇到羅賓了。當他放下羅賓時,他一臉錯愕,說不出話來。看著他那個樣子,沃利不免得意。


       我嚇到神奇男孩了,酷。沃利想。聽說哥譚的羅賓是無畏的,如果消息屬實,那沃利肯定創下了不起的紀錄。


       「不習慣這種速度?」沃利決定嘲弄他一番。


       羅賓慢慢地搖頭。


       「不…只是…別—下次這麼做的時候先知會我。」羅賓難為情地說,將搭在沃利肩上的手迅速收回他的披風底下,就好像他不習慣身體接觸。


       蝙蝠懂得接觸嗎?沃利不禁想問。


       但是羅賓已經在尋找能夠監控樓下舞廳的適合地點,本來羅賓想要鑽進通風口,但他發現通風口沒有能夠經過舞廳的管道後就放棄了,對此沃利感到萬幸,他才不要待在沒辦法盡情奔跑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  最終他們選定了三樓的陽台,他們可以從白色柱子的間隙監視底下的舞廳,不算很好的位置,但他們盡其所能了。放眼一看能夠俯視穿著奇裝異服的人,搭配著如同百花齊放的色彩,貴重的飾品閃爍著,折射出光芒。音樂正奏著莫札特的小夜曲,人們輕聲細語,不時發出清脆或粗壯的笑聲。


       羅賓與閃電小子以蹲著身子的方式,將自己隱藏在柱子後頭。


       不知道能不能從這裡看到蝙蝠俠或閃電俠…沃利瞇起眼睛,試圖要從人群中分辨他叔叔的身影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們在這裡做什麼?」蝙蝠俠的聲音出現在他們兩個身後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嚇得差點衝出陽台,直接跳下去二樓,身體的本能告訴他這時候千萬別回頭。即便他還背對著蝙蝠俠,但他已經背脊發涼,感覺到蝙蝠俠短短一句話中的警示。他聽說很多蝙蝠俠的謠言,但他從沒真正意識到那有這麼嚇人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曾為“蝙蝠俠會吃人”的謠言而大大嘲笑一番,但他現在只求那個謠言是假的,要是他因為當英雄而殉職,他媽會殺了他的。


       他從沒像現在這樣希望他的叔叔在他身邊,他真的需要一個英雄來救他了。巴里叔叔去哪了?


       「沒有異狀。」他聽見羅賓這麼說,他用餘光看向旁邊時,羅賓已經不在他那了「三樓最裡面那個房間的天花板黏著這些機器。」


       沃利聽見金屬碰撞的聲音,他轉過頭想看看羅賓交給蝙蝠俠的東西。剛才他們可是一起行動的,他完全沒看見什麼機器。


       蝙蝠俠沒有穿著他平常那套一身黑的披風與面罩,取代的是身黑的西裝與一個面具,他站在黑暗底下,散發出看不見的沉重氣息。


       蝙蝠俠的手中有五個微小的機器,沃利估計那是竊聽器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們不該違背直接的命令。」蝙蝠俠低沉地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們沒有違背命令。我駭進了監控中心,所以你不用擔心外面的情況。」羅賓輕描淡寫地說,隨即他變得有些激動「你不能指望我滾一邊去,我又不是保—我是說,我們是搭檔,搭檔應該要互相掩護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羅賓。」蝙蝠俠呼喚羅賓的名字。


       羅賓迅速地閉上嘴巴,一股無聲的交流在蝙蝠俠與羅賓間傳遞,沃利茫然地看著這個畫面,摸不著頭緒。


       蝙蝠家的人都好奇怪,有什麼事情不能直接說呢?沃利想。


       不久後,羅賓走向蝙蝠俠,拉著蝙蝠俠手腕,在蝙蝠俠的手掌上寫了什麼,而蝙蝠俠—天殺的蝙蝠俠—竟然沒有打斷他,而是等待羅賓寫完,放任他讓黑暗騎士看起來像個普通的父親,而非罪犯的夢魘。


       羅賓將其中一隻手遮掩在另一隻的上方,圍住了蝙蝠俠的手掌,彷彿在守護著自己的寶物,而他畫下地盤,防止任何人的侵入,阻隔了整個世界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忽然覺得自己其實一點都不了解這年輕的英雄,五個多月密集的交流讓他產生跟羅賓親密的錯覺,實際上他們只是個認識不到半年的普通朋友而已,他甚至沒有用暱稱喊過羅賓。存在他們之間的隔閡就這麼豎立在他面前,生硬、冰冷。


       羅賓完成後,他對著蝙蝠俠拉出一個大大的笑容,雀躍地像個五歲孩子,有人給了他一顆糖似的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猜測那是蝙蝠之間密語之類的玩意,或許羅賓在向蝙蝠俠報告任務狀態,或者在跟他道歉,不然蝙蝠俠這時候應該要抓他們去燉鍋,而不是將手放在羅賓的肩上。


       所以蝙蝠確實懂得接觸。


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羅賓寫了什麼,但是那句話肯定很有說服力,因為蝙蝠俠這次默默地點頭。


       「好吧。」蝙蝠俠說,用背影同意了羅賓與閃電小子的留下,他褪回黑暗中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寫了什麼啊?」沃利在蝙蝠俠離去後,不可思議地問道。


       羅賓只是給他一個神祕的微笑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   


 


       「快點,小羅,快來救我!」沃利大喊,著急地看著自己操控的角色的血條持續下降「別再吃補品了,先來救我!」


       「那是你自找的,我就叫你先別去打王了。」迪克豪不留情地說,依舊操控角色去把剩下的補品吃完。


       「啊!不不不—別靠近我!你這個邪惡的壞蛋!」沃利喊道。「小羅,我快死了!」


       「恭喜,你終於可以解脫了。」迪克冷淡地說。


       螢幕上的大魔王不斷向角色逼近,他的角色已經退到牆角,沃利心慌地亂按搖桿上的按鍵,也不管是按到什麼按鍵。


       「小羅—迪克!」沃利哀號。


       「這是你自找的。」迪克依舊無動於衷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拋棄了他的搖桿,反正他已經沒救了,他轉過去,毅然決然地伸過手要搶迪克的搖桿。要死,他也不要一個人死。


       「沃利!」迪克急忙閃過沃利的攻擊,用他的身體擋住沃利,但那並沒有太大的作用,沃利正值成長期,在各方面來說,他都占盡優勢—在迪克不是羅賓的時候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半是壓在迪克身上,一隻手撐著自己的身體,另一隻手跟著迪克搶搖桿。迪克一邊閃躲,時不時找到空隙操控他的角色,他的右腳頂著沃利的肚子,想將他推開,但沒有太用力。


       「迪克少爺。」阿爾弗雷德咳了兩聲。


       他們兩個都停下了動作,同時看向門口,阿爾弗雷德直挺挺地站在門口,這提醒了沃利他現在身在何方。這裡是迪克的家—也就是韋恩豪宅的屋簷底下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從迪克身上離開,盤腿坐到地板。迪克將搖桿扔到沃利腿上,按下連機的暫停鍵。


       「嗨,阿爾。」迪克愉悅地向阿爾弗雷德打招呼「有事嗎?」


       「是的。很抱歉打擾了…您們的遊戲,但我有一則訊息,我想您會有興趣的。」阿爾弗雷德彬彬有禮地說,他的樣子像極了沃利會在老電影看見的那種管家—臨危不亂、有禮、沉穩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站起來,跟著阿爾弗雷德離開他的房間,老管家踏出房間前,還給了被留下沃利一個充滿歉意的眼神,以及一盤熱騰騰的餅乾,似乎在道歉他的失禮—喔,沃利不在意的,他很樂意跟食物作伴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吃著餅乾,等待迪克回來。他的手摸到地毯的絨毛,觸感很好,很柔軟,這個毛毯一定不便宜,他忍不住多摸幾次。


       他環顧迪克的房間,後方有一張床,床上有隻破舊的大象玩偶,放在枕頭一旁。牆壁上掛著一幅“飛行的格雷森”的海報,有些泛黃,邊緣也有些磨損,他想那應該就是迪克告訴他的那幅海報。他的右手方有一個桌子,擺放著幾本書,沃利認出其中一本是他先前借給迪克的,他看到中間的書頁夾著書籤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幾樣是少數幾個在這個房間突兀的東西,在沃利看來,它們充滿著生命力,不若其它井然有序的物品—一個巨大的衣櫥,一個書櫃,擺放在床前面的液晶電視,底下的電視櫃整齊地放著遊戲與器具—到處都很簡潔,整齊到一種很令人恐怖的境界,他敢打賭若是他打開衣櫥,也能見到一點都不馬虎的景象。


       他認識羅賓時,完全不覺得對方是個愛乾淨的人,蝙蝠俠看起來也不是個有潔癖的人,他猜想這要歸功於剛才出現的管家。


       這裡好大。沃利不經意地想。


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是不是有錢人都是這樣,大房子、大盔甲、大庭院、大畫布—任何東西都很大。他前幾個小時來到這裡時,還因為廣大的空間而感到興奮,迪克為此警告他如果不想被阿爾弗雷德教訓的話,就不要在走道上亂跑。小羅曾說過,阿爾絕對比蝙蝠俠還要恐怖個十倍,而沃利連蝙蝠俠都不敢招惹,所以他安分地沒有衝去找廚房,看看它是不是也大得嚇人,或是食物是不是會跟輪胎一樣大。


       但這不妨礙他大驚小怪地對每樣東西發出讚嘆。這是他第一次來到迪克的家,雖然他早就知道小羅就是那全世界最有錢的養子,不過實際看到還是跟想像很不一樣的。


       他期待這天到來很久了,他本來以為這輩子都不可能到小羅家過客,沒想到他的好友趁著蝙蝠俠去外太空出任務的時機,問沃利要不要到他家作客,他當然立刻答應了,他相信小羅自然有可以掩蓋掉他存在過的證明的手段。


       不過,他的興奮沒持續太久,當他找不到廁所,而且因為迷路,不得不使用超級速度找到迪克時,他開始怨念起這大得嚇人的房子。


       他懷疑迪克在剛來到這個家時,也曾在這廣大的房子內迷失方向,不知道沒有超能力的迪克是怎麼找到路的。


       「好的,阿爾,別擔心。」他聽見迪克的聲音。


       他轉過頭往門的方向看去,迪克與那穿著一身乾淨、一塵不染西裝服飾的管家出現在門口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臉上毫無陰霾,所以沃利推測應該不是太嚴重的事,然而不知道為什麼,阿爾弗雷德卻看起來很擔憂,細微地蹙著眉頭。


       「迪克少爺…」阿爾弗雷德說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搖頭,沃利看見迪克將管家的手從他的身後拉出來,用他比管家的手還要嬌小的手端著,另一手在管家的掌心上游移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認出那個動作,幾次出任務時,他會看見羅賓在蝙蝠俠的手掌上畫來畫去,蝙蝠俠從不阻止他,於是沃利認定那是蝙蝠俠與羅賓間的暗號,他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。直到一次他們在蝙蝠洞等待測驗結果出爐時,羅賓玩弄起蝙蝠俠的手,而蝙蝠俠露出淺淺的微笑,沃利才開始懷疑那並非是這麼嚴肅的語言。


       他會在某個時機點,寫下句子,不論是在什麼情況,蝙蝠俠似乎都能理解。那個動作沒有任何徵兆,不管是小羅生氣、開心、難過時,他都看過小羅這麼做,沃利到目前為止仍沒有抓準頻率,說是取決於小羅的心情好像也不大精確,他只能說那是迪克的習慣。


       看著迪克在阿爾弗雷德手心上寫字,沃利不自覺地覺得有點—他不想用“忌妒”這個詞,那讓他很像他在吃醋—不是滋味。對,這好多了。很顯然那個動作不專屬於蝙蝠俠,有可能只對親暱的人才會做的,而沃利不屬於那裡面。他們已經認識了一年多了,可小羅還是有所保留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對迪克毫無保留,他告訴了迪克很多事情,一些他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,一些他藏在心底的不安,沃利能夠把性命交給迪克。


       他讓你到了他的家。沃利心中一個聲音提醒他。而且他違背了蝙蝠俠的命令告訴了你,他的真實身分。


       他還告訴了你他的家人。那場悲劇。他的恐懼。他的悲傷。這還不足以說明什麼嗎?


       小羅已經為沃利做出了很多他本不該去做事情,其中有太多是沃利不願去要求他的—他要求太多了。這種說法對迪克並不公平,也讓他聽起來像個得不到父母注意力的孩子在鬧彆扭。


       自他們認識以來,很多事情跟當初他們認識時不一樣了,羅賓開始會丟下他鬧失蹤,他說話時不再留情份給沃利,但這無所謂,因為反過來說,沃利也是一樣的,他不再顧忌,也不會只想著要找對方可能有興趣的話題。這不代表他們討厭對方,他們能夠展現真正的自己,跟對方相處時,他們感到舒服、快樂。


       這就是摯友的意義,不是嗎?


       他們變得比當初親密很多,最初他們是朋友,現在他們晉升到最好的朋友的頭銜—起碼那是沃利認為的。


       他告訴了你他的真實身分。沃利制止自己想下去。別再哀怨了。他堅持不用那兩個字。


       然而,看到羅賓細心呵護著手的畫面,沃利仍然感覺像被排除在某種東西之外。


      當迪克放下他們的手時,他露出一個怯怯的笑容。阿爾弗雷德的臉變得溫柔,他拍拍迪克的頭,那讓沃利聯想到傑。接著,那個老管家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了。


       「布魯斯還有三天才會回來,我想你今晚留下來過夜沒問題。」迪克回到沃利身邊坐下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剛才跟阿爾弗雷德說了什麼?」沃利好奇地問,真的,他只是好奇。


       「喔那個,」迪克發出笑聲「沒什麼,不用在意。」


       沃利還想追問,但是迪克已經拿起搖桿,按下按鍵,讓遊戲重啟。他呼喊著沃利快來幫他解決另一頭的怪物,於是當他們順利通過那一關後,沃利已經徹底地忘了這回事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「我好無聊。」沃利放下書本,在床上滾了半圈,用手撐著頭,側著身面向一旁的迪克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不是在看書?」迪克坐在床的邊緣,背後倚靠著用枕頭疊起來的牆,他的大腿放著一台筆電。他現在沒有戴著墨鏡,當只有他們兩人相處時,迪克會將墨鏡拿下。


       「還不是你叫我看的—我全部看完了,它好無聊。」沃利將書推離他「真的有人會喜歡《小教父》?」


       「它有很多值得我們反思的地方,包含人性,和這個社會。」迪克回答他。


       我怎麼會忘了迪克絕對是《小教夫》的推崇者呢?沃利一點都不意外迪克喜歡,這本書就像是一個社會的縮影,充滿著人性的掙扎、階層的衝突、印象的刻板,以一本社會寫實小說的眼光來看,這的確出奇。


       然而,要沃利說的話,他覺得這本書實在太黑暗了,他不喜歡那種無法擺脫困境的絕望感,彷彿在嘲諷那些存著希望的人,笑他們是個傻子。


       他想起前幾個天某個罪犯諷刺閃電俠的那番話:『你救不了所有人,不論你怎麼努力,這世界永遠都存在像我這種人。』,沃利聽出那沒說出口的“你做的一切都毫無作用”,他聽出那聲音中的絕望,對著這世界的憤怒,他清楚那句話是為了打擊閃電俠的信心,可他忘不了,那個聲音像個殘影一樣纏繞著他,不斷在他腦海中浮現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會在他沒救到受難的人,或在任務失敗,或是在跟罪犯對抗時,忽然想到這句話,閃電俠開導過他別在意,可他還是…


       他有時會想,那些最後跨出那條線,犯下罪刑的人,是不是因為他們的環境最終逼迫他們走向這條路?他知道有些人偷東西,僅僅是為了溫飽,有些人殺人,是因為無助。


       他希望所有人都能選擇,希望他們能在努力之後獲得想要的東西,這個世界不總是善良美好,可他一直相信它能夠更好,因為他們正在努力,就算很多人沒有穿上制服,但他們都在努力讓世界更好。但這本書提醒了他現實,更讓他感到鬱悶的是,那些想要得救的並沒有被得救,他們無法改變人們對他們的看法,依舊深陷在泥濘裡,也許哪一天這種人會成為沃利必須要打擊的罪犯。


       「他們到最後什麼也沒得到,犧牲這麼多,可是卻無法改變任何事情,這太悲哀了。」沃利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他不只是在講改變,這是關於掙扎,沃利。他們嚮往著理想世界,所以他們不斷地努力,會在人性裡掙扎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他們被剝奪了一切,迪克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如果你這麼認為的話。」迪克不在意地聳肩「你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看,矛盾、誤解、寬容、諒解、階級、愛—這取決你怎麼看待它。」


       沃利盯著《小教父》的書面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還是不喜歡。」沃利又將書推得更遠了。


       「可惜。我很喜歡書中裡面的一句話。」迪克往筆電裡輸入了幾個句子。


       「哪一句?」


       「『人小時候是金的,就像新綠。對小孩子而言,一切都是新鮮的,就像黎明;等你漸漸習慣一切後,那便是白天。正如你深愛日落一樣,孩子,那也是金的;永遠保持金色的,那是一種很好的方式。』」迪克說,更像是在朗誦「我喜歡這句,即便在別人眼裡他們骯髒、齷齪,可我覺得他們一直以來都是金的,並非只有閃閃發亮的才是金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夥計,你在幹嘛?寫詩嗎?」沃利微笑。他喜歡迪克這個解釋,這讓他覺得燃起了希望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可是個詩人。」迪克順著他說,但嘴角透露出好笑的意味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就這麼維持同一個姿勢,只有手指在移動,沃利靜靜地看著迪克跟筆電奮戰,敲打鍵盤的聲音迴盪在房間之中。在迪克的頭晃動了一下時,沃利決定這是打破沉默好的時機。


       「兄弟,你該休息了。」沃利說「相信你的好朋友沃利說的:『休息才能走更長遠的路。』,一個超級瑪莉歐可以增加你的效率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不,那才不會。」迪克不屑地冷哼,以一種“你少騙人”的口吻說道「你只是想要找人玩電玩而已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我才沒有,我只是擔心你的身體。」沃利固執地說「半個小時,迪克,拜託,拜託—我好無聊—你要我讀完那本書我也讀了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提醒我為什麼要跟你做朋友。」迪克一邊嘆息,一邊將筆電放到一旁。


       耶—!沃利跳下床,按下桌上遙控器的開啟鍵,想將螢幕弄出來,但不管他怎麼按,它都毫無反應。


       「蝙蝠俠說過今天要測試山洞裡的設備,會將一部分的電路切斷,也許這就是原因。」迪克想了一下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什麼?修好它,迪克!」沃利急急忙忙將遙控器塞給迪克「用你天殺的駭客能力修好它!」


       「我才不要為了你的電玩而被布魯斯禁足。」迪克豪不猶豫地拒絕他,把遙控器丟到床上「這可能很重要,如果我擅自把電路通電,影響了其他供電系統,會讓測試結果不準確,然後我們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那我們現在能幹嘛?」沃利洩氣地坐回床上,肩膀整個垮下來「你想要去外面晃晃嗎?我們可以去法國吃個烤餅什麼的…」


       沃利向上望察看羅賓的選擇,而羅賓只是看著他,抿著嘴,像是在考慮什麼。正當沃利好奇想問羅賓究竟怎麼了時,羅賓伸出右手將沃利的左手捧起來,動作輕柔地翻到正面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疑惑地看著他。迪克伸出食指,輕輕放在沃利的掌中心,


      「閉上眼睛。」迪克說「別偷看。」


       沃利照他說的閉上雙眼,在迪克畫了一撇時,悄悄地張開一邊的眼睛,想要看迪克寫了什麼字。


       「別偷看。」迪克警告他,手指停在筆畫的末端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沒有偷看。」沃利迅速地閉上眼睛,嘴硬地說道。


       「是啊是啊。」迪克敷衍道。奇妙的是,即便沃利緊閉雙眼,他也彷彿能看見迪克翻了翻白眼的畫面。


       多過了幾秒,迪克才又開始在他的手掌上移動,他的指間摩擦著他皮膚,讓他覺得發癢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正在我的手掌上寫字。沃利忽然意識到,這給了他一股奇異的滿足感。第一次,這是第一次迪克對他做出這個動作。


       他看過好幾次迪克在蝙蝠俠與阿爾弗雷德手上寫字,每一次他這麼做時,臉上都帶著神秘、滿意的笑容,珍惜地護著他的小動作。沃利不只一次問過迪克他寫了什麼,但迪克始終不肯告訴他,宛如那是只屬於他的小天地一樣。


       以前,他會因為這樣而感到失望,不僅僅是因為迪克藏著秘密,不肯跟他分享,也是因為迪克明明有對親暱的人這麼做的習慣,卻從沒用在沃利身上。那不是因為迪克不信任他,沃利已經能夠這麼說服自己了,所以大多時候他看得開。


       但他從沒想過他會因為迪克這麼簡單的動作而樂開懷,就像是自己終於被迪克畫進了他的小圈子,邀請他跨進那條線。快樂流竄在他的體內,湧上他的腦袋,使他感覺恍恍惚惚,不自覺露出笑容。


      「你可以睜開眼睛了。」迪克說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睜開眼睛,撞見迪克那清澈的藍色眼眸,他凝視著沃利,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,就好像他剛才寫下了足以令世上所有的犯罪消失的奇蹟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眨眼,望著迪克滿臉期待的光芒,他意識到迪克正等著沃利為他寫下的話作出反應。


       該死。該死。該死。沃利緊張地想。他剛才都沉浸在喜悅之中,完全沒將心思放在觸覺上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收起笑容,看起來已經了解到沃利不懂他寫的。沃利變得更加慌忙,他完全不記得迪克的筆畫順序,這糟透了,要是他猜錯了,就代表他無法理解迪克的語言,也許迪克將不再這麼做,他會將沃利踢出他的小圈圈,將沃利隔離到線之外。


       他好不容易進到線裡面,他絕對不要再跨出那條線之外。


       「“沃利是個大笨蛋”?」情急之下,沃利隨口說出一個迪克可能會寫下的—嘿,這聽起來很合理!迪克就是那種會找機會損他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放聲大笑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是個大笨蛋沒錯,沃,但—不是,我剛才不是寫這個。」迪克笑道,沃利幾乎可以看到從彎著眼的隙縫中透出的光芒,即便他知道那只是他的想像。


       「“沃利是個天才”?」沃利又問。


       「沃利,你應該知道這是最不可能的。」迪克笑得更大聲了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明明稱讚過我是天才!像是—好幾次!」如果迪克想要污辱他,那沃利理所當然地要為自己強力辯護「而且你別忘了前幾天你深陷危機時,還是因為我完美的科學腦袋救了你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那倒沒錯。」迪克咧嘴一笑,似乎也不覺得讓沃利救他很丟臉「但是,你也知道我的,我可是不善表達感情的怪胎—被蝙蝠俠訓練的,記得嗎?」


       那你也不用像不善表達感情的混蛋。沃利悶哼。


       「給點提示,兄弟。」沃利要求。


       「嗯…跟你有關?」迪克隱隱地暗示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就知道!迪克,你快承認你是不是在罵我?」沃利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沒沒,比那個更棒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那是什麼?」


       「猜啊。」迪克開心地哼著旋律,臉上驚喜的表情,就像是他剛剛發現了一個新的樂趣。


       喔喔,不是個好現象—絕對不是。沃利想。每一次迪克露出那種表情,倒楣的都是沃利。


       「來嘛,猜猜看。」迪克催促道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瞇著眼睛。我又不是你的玩具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凝視著沃利良久,似乎終於意識到沃利的固執不可能改變,他噘著嘴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真不有趣。」迪克嘟噥道「好吧,現在可是你不玩的,所以別再說用你很無聊來煩我陪你玩了。順帶一提,剛剛是你輸了。」


       不等沃利回應,迪克就一臉無趣地撇過臉,爬上床的另一頭,拿起筆電繼續打字,他沒有生氣,只是喪失了對捉弄沃利的興趣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看著自己的手,感覺迪克的餘溫以及觸感仍殘留在上面。


       「再一次。」沃利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哼?」


       「再寫一次。」沃利伸出他的手,將手翻到正面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不是不想玩嗎?」迪克僅僅是瞥了一眼沃利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改變主意了。」沃利更靠近了迪克一點「夥計,我拒絕認輸—我才不要輸得不明不白!」


       「嗯哼,但按照剛才的玩法,你已經輸了。」迪克抬起頭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要求三戰二勝。」沃利理直氣壯地宣告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看著他,咕噥著“煩人的神速者”,但沃利看見他眼底閃過歡樂,以及他微微上揚的嘴角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又寫了好幾次,沃利還是無法解讀出來,於是他只能用猜的。即便迪克給了他三個暗示,沃利到最後還是沒能猜出來。蝙蝠俠跟那個神祕管家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


       我下次會猜到的。在下一個小隊的任務來臨,他們不得不暫停他們的小遊戲時,沃利暗自決定。


       他希望這個遊戲沒有結束的時候,他覺得這遊戲挺好玩的,而且他喜歡迪克的手在他手掌裡的感覺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迪克在沃利的手上輕輕點啄著,沒有特別的意圖,感覺上只是他無聊時的習慣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緊盯著桌上的書,試著專注在文字上,將知識塞進他的記憶裡。後天有場重要的考試,他卻只完成一半的讀書進度而已,作為一個閃電俠的助手,中心城的英雄,少年正義聯盟的一員,讀書真不是他的首要選擇,但這也不代表他的老師不會給他F。幸好考試是他擅長的物理,他只需要快速掃描一次,稍微消化一下應該就行了—只要迪克不再沒一搭有一搭地干擾他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斜著眼,瞥向迪克,對方正用手指在他的掌心上繞起圓圈,他真的不懂這是什麼意思,迪克有時候會畫些一些沒有意義的塗鴉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玩弄他的手有一個小時之久,他本來以為迪克會覺得無趣而離開,但他的手似乎讓迪克產生了莫大的興趣,完全沒有想要停下來的跡象。沃利有股衝動想叫迪克停手,他不像迪克一樣可以一心二用,他的注意力必須完整的放在一個項目上才能發揮百分之百的心思,而迪克的小把戲一點忙都幫不上。


       他懷疑這是迪克對他平常妨礙他工作的報復,通常沃利才是那個讓迪克分心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「迪克?」沃利清清喉嚨。不是他不夠朋友,但是他快踩到死線了,他要是拿到F,他不被他父母罵死才怪「你能不能—」


       「你有很長的生命線,」迪克出聲打斷他,認真地說「看來你會活得很久的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呃,謝了?」


       「不客氣。」迪克微笑,繼續玩著沃利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重重地嘆氣,迪克像小孩子的時候,真的沒辦法跟他講道理—如果十四歲不算孩子的話。沃利提醒自己已經是十六歲青年了,要讓著點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低下頭,繼續想辦法將注意力放在書本上,就算不能,等回到家之後,他通宵應該還是能補救的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又開始在沃利的手掌上戳擊著,在第五下後,他的食指駐留在原地,接著向右邊移動了一點,沃利感覺壓在手掌的力量忽然消失,沒多久又回到掌上,只是他放的地點是剛才離開的左側一點。他往下滑動,到了手掌的下方邊緣,力量又消失了一次,隨即輕微的力道出現在左下方,劃過右邊方向,這次他輕輕一帶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立刻猜出那是“I”,經歷一年的遊戲,他多少能夠抓到迪克寫字的習性。他默不作聲,等著迪克寫下另一個字母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的手從上往下劃,在到底方時轉向右邊。


       “L”。這很簡單,一筆畫,要猜錯也難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畫了一個圈圈,沃利本來直接猜是“O”,可是迪克在完全圓圈後也沒有中斷,就直接快速地向著斜下方畫,又放輕手指的力量,在掌心上打了一個勾,它們現在像是圖案而非文字了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草草地寫下,或者畫下幾個符號—也有可能是文字—沃利完全讀不出來那些意義,只隱隱感覺迪克本來想告訴他什麼,但後悔了,因此作罷。


       這不正常,迪克確實會為了不讓沃利猜出來,故意在筆畫上動手腳,耍一些小心機,但他不會弄得像是他想…掩飾—對,這是個很好的形容詞。


       「嘿,迪克?」沃利將目光轉移書本上的文字,他對著迪克輕聲說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


       「哪一個?」迪克問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剛才寫的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我什麼也沒寫。」迪克裝作一臉沒事的樣子,要不是沃利太了解他,他會相信他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沉默下來。如果迪克不願意說,沃利也不願意逼他,當他準備好時,沃利會是第一個知道的人,他只要確定那點就好。


       於是沃利決定改問另一個懸在他心中的問題。鑒於他現在也讀不下書了,他蓋上書本,正面向著迪克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習慣在別人手上寫字?」沃利問。


       從他十三歲那年,他就知道迪克的這個習慣,並不算常見,他沒想過要問迪克為什麼,但隨著迪克在他手上寫字的次數越來越多,他也越來越好奇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回視,但目光的交集卻不在沃利上,就好像他在沃利的身後看到了回憶的影子,在那雙藍色的虹膜中渙散開來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有沒有不想說話的時候?」迪克問,他的聲音很淡,很靜。


       有。沃利在心底回答他,但沒有說出口,他知道那並非是個問題。他理解地對迪克點頭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小的時候有一陣子不想說話,就在…」迪克停頓,舔了舔下唇,沃利看見他的喉結因為吞嚥痛苦地滑動。


      「如果你不想說,你可以不用告訴我,迪克。」沃利翻過他的手,將迪克的手覆蓋住「我能理解。」


      「不…」迪克搖頭「我想—我想要告訴你。」


      迪克做出一個深長的吸氣,慢慢地將氣吐了出來。


      「就在我的家人過世後,我先是在領養中心過了一段日子,接著到了韋恩莊園。我不記得確切的時間,可在領養中心的那段時間以及剛到韋恩莊園的時候,我始終沒有說過話,他們—領養中心的人找了個治療師,但是那只讓我感到憤怒,我聽不進他們說的,我不想讓他們靠近我,他們最後放棄我了。」迪克戲謔地說,不知是對於他自己,還是對於放棄他的人。


      沃利感到在他的手底下的手些微緊繃,他輕輕拍打迪克的手,想讓他放鬆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不是因為打擊而說不了話,我只是…不想說話,我只是受夠了他們總是會問我好不好。」迪克的聲音微微顫抖「布魯斯跟阿爾沒有強迫我說話,給了我很大的空間讓我一個人靜靜,他們會跟我說話,也會鼓勵我開口,但他們不會逼我,那讓事情變得容易多了,我霸占著這個優勢。」


       迪克嘲諷地笑了,這次沃利聽出迪克是在嘲笑自己。他聽不出這有什麼不對,那時迪克只是個孩子。


      別這樣。沃利想。迪克對自己很嚴格,要求總是過高,不論他是不是羅賓。別這樣,迪克,別這樣對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他想要說出口,但他預想得到結局。『你不能合理化你的錯誤,沃利。』—迪克會這麼說,然後他會頑固地不肯接受沃利的安慰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能相信我整整半年沒說過一句話嗎?即便我做了惡夢時,或是我驚嚇時,我最多也只會發出聲音。之後,我聽到阿爾對布魯斯提起這件事,我那時以為他很失望,也想放棄我。」迪克說「然後我開始擔心。沒人會想要一個成天只會哭哭啼啼,又不容易討好的孩子。」


       一個剛失去自己家人,無助的孩子。沃利想,想為那個九歲的孩子辯護。


       「在某次探視完我的叔叔後,我一到家就想要衝到二樓的隔房內,可我迷路了,我坐在某個角落哭時,布魯斯找到了我,他的臉上很嚴肅,我那時心想:『他要把我送回領養中心了。』—我太任性了,他們對我這麼好,而我卻連一句話都不肯對他們說,可我那時嚇壞了,我不想回到領養中心,我逼著自己說出一句話,就算是一個單字也好,但怎麼樣都擠不出來,我記得我緊抓著布魯斯的衣角,不肯鬆手。」


       迪克又深呼吸一次,沃利跟著他一起呼吸。


       「接著布魯斯做出我完全沒預料到的動作,他牽起我的手,在我的手上寫了一句話。我不記得我做出什麼反應,只記得我不再害怕。」迪克淺淺地勾出笑容,飽含著深深的情感「布魯斯他們還是沒有要我說話,他們只是會在我的手掌上寫字,而我也開始會在他們的手上寫字。只要當我這做時,我感到安心,我漸漸放下防衛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然後某一天你就神奇地說話了?」沃利插話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噗哧一笑,將哽在他話語的嗚咽一併釋放出來。沃利尷尬地稍稍後腦杓,他不是故意的,他只是覺得自己該說什麼。


       「好個破壞氣氛的方法啊,沃。」迪克的口氣中沒有怒火,相反的,充滿了笑意「不過—是的,某一天我神奇地說話了,但是他們兩個的反應都很小,就像是—“我知道了。”、“那很好,迪克少爺。”—的這種反應,倒是滿無趣的。」他咕噥著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的表情回到了輕鬆的模樣,他收回視線,沃利看見自己的倒影出現他眼底中。


       「總之,之後我就習慣會在布魯斯或是阿爾手掌寫字,有時候我只是不想說話,有時候是因為好玩,有時候只因為我…」迪克的聲音變小,呢喃完成了句子。沃利想那是“撒嬌”或是“耍賴”「他們沒有阻止我過,所以我想我也沒必要改掉。反正那挺好玩的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那是滿好玩的,迪克。」沃利同意他,但他不打算向迪克承認他有多愛這個遊戲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小時候很黏布魯斯的原因。」迪克微笑,帶著一點羞怯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很黏布魯斯?」沃利有些驚訝地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才九歲,九歲孩子黏著成年人很正常。」迪克維護道。


       「不不,我不是這個意思,只是…一想到那個恐怖的黑暗騎士形象,有點難以相信他—呃,你知道的。」沃利快速地說完。


       如果光是一個小孩與蝙蝠俠相處融洽,甜蜜蜜地窩在一起不足以想像,那想像一下一隻兔子窩在獅子的畫面—這就是沃利所感受到的詭異。


       「他不總是蝙蝠俠,沃利,他也是布魯斯。」似乎覺得自己講得不夠精確,迪克又補充道「他對我而言一直都是布魯斯,不論他有沒有穿上那套服裝。」


       所以…蝙蝠俠也是隻兔子…?沃利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畫面—算了,當他沒想。


       「別想了。」迪克說,像是他看見了沃利所想的畫面。沃利驚恐地看著他「你想得太大聲了,不用超能力也猜得出來。」他聳肩。


       「…還好蝙蝠俠不在這裡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是啊。」


       沃利感覺到一個溫度緊貼著他的手,意識到迪克握住了他的手,他悄悄地回握。


       「他寫了什麼?」沃利問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沒有立即回答他,瞇著眼睛享受這悠閒的片刻,讓安靜沉澱了幾秒,接著才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『沒事的。』」他靜靜地說。


       在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,房內除了他們兩個平靜的呼吸聲外,整個房間充斥著寧靜。沃利不想打破它,只是安靜地思考,他試著去感受那句話對迪克的意義,試著去想像迪克當時的恐懼與不安。


       他的叔叔常常這麼對他說,在每一次沃利覺得自己搞砸,對自己喪失信心的時候。沃利仍然害怕閃電俠不需要他,他尊敬著自己的叔叔,閃電俠是最強的英雄,他以此為榮,卻也是他恐懼的來源。


       如果閃電小子的存在對閃電俠一點影響也沒有呢?閃電小子是他逼著閃電俠做出的決定,然而閃電俠真的需要他的幫助嗎?


       「沃利。」迪克開口,介入了他的沉思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發現自己正盯著他們握在一起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「別想了。」迪克說「沃利,不管你在想什麼,別想了。」


       迪克的聲音很沉靜,宛如一片靜止的水,所有的聲音被吸收在他的話尾之中,靜靜落下,他一直很喜歡迪克說話的時候,所以沃利不想了。


       他拉起迪克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能寫點東西嗎?你瞧,每一次都是你讓我猜,這次換你猜。」沃利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自己需要解釋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「可以啊。」迪克輕笑,任由左手躺在沃利手裡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捧著迪克的手,要迪克閉上眼睛。他幾次手指頂在迪克手掌心上,猶豫幾番,仍無法決定要寫什麼,這比他想的難多了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的生命線比我短。沃利注意到。他不信這些迷信,但他還是不由自主地注意到這些,這大概就是迪克將他的手放在自己手裡的感覺。


       「小心你第一個寫下的,這可會名流千史。」迪克開玩笑「“閃電小子親寫手筆—我是個傻子”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安靜點,我正在思考。」沃利有些不開心地說「還有別偷看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快點就是了,我的手開始痠了。」迪克愉悅地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別吵我—你正在害我分心!」沃利握住迪克的手加大了力道,但他很快就放鬆力量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微笑,可沒有再出聲。


       想想,你想告訴迪克什麼,一個重要的—或是我乾脆也來嘲笑他幾句?沃利猶豫不決,那兩個聽起來都很吸引人。


       最後他用超級速度在迪克的手上寫上“愛你,兄弟”。


       他沒讓迪克知道,有些事迪克不需要知道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迪克一直保持著在沃利手上寫字的習慣,即便到了十五歲的年紀,迪克仍然樂此不疲,他喜歡寫些生活上稀鬆平常的事,在那些時刻裡,他們都能短暫忘記掉隨著他們成長而來的壓力,以及伴隨失敗中所帶來的痛苦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會暗自記下迪克寫下的,那已成了他的習慣。在迪克寫下的句子中,很少有重複的,大多沃利都能靠自己就解讀出來,但唯有一個句子他始終沒辦法理解。


       最初的時候,他並沒有注意這件事,只是當他越來越能夠猜出答案時,他逐漸發現那些他無法讀出來的句子有著相同的模式,於是他開始在意。有時,迪克會重複著某些字母,那些順序永遠都是一樣的,先是“I”,再來是“L”、“O”,接下來的字母就越來越含糊,而那些正是沃利得不出答案的句子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嘗試在紙上寫下印象中迪克的筆跡、筆畫的位置,最後呈現的都只是個沒有規律的圖案。


       半年過去,沃利仍然不能推測出迪克究竟寫了什麼,他還是只能得知前面三個字母,在那之後的字母,他只能猜測,卻無法讓它們形成單字,即便他努力去特訓過,但看起來他的大腦不能接受沒經過他的視線神經的觸感。沃利不是沒試過要偷看,但每一次迪克都會發現—天知道他怎麼做到的—然後他會停下來,等到沃利移開視線後,才接續在他的手心上書寫。


       他有時覺得迪克真的只是在畫符,那些符號沒有特別意義,可迪克的表情就跟當初他看見他在蝙蝠俠手上寫字時,那樣珍惜、小心,又或者像他第一次在沃利寫下那些字母時,那樣遲疑。


       偶爾,迪克的眼中會帶著一絲狡詐,彷彿他得意於再次攪亂沃利的大腦,經過這麼多年,他依舊熱愛耍沃利耍得他團團轉,只因他能—只因他喜歡。然而,在狡黠發散的同時,沃利看見那一閃而過的失落。


       『再一次。』沃利會這麼要求。


       然而迪克只會給他一次機會,沃利只能靜待下一次他寫出同一個句子,絞盡腦汁回憶,去推論,去猜測,然後交給他的運氣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為什麼不直接問迪克呢?」


       在阿提米斯第十幾次在沃利手上寫下幾個字母後,她疲憊地放下手,要求休息幾分鐘。


       自從沃利在手心寫字遊戲輸給迪克之後,他就拜託阿提米斯幫他特訓,但那是非常久的事情了,他之所以再次拜託阿提米斯,是因為他必須要解出迪克那句話的謎團。


       他知道那個句子對迪克來說很重要,他也知道迪克在仰賴他,把扣下扳機的關鍵留給沃利。那很狡猾,但沃利不真的在乎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希望他讀出來,所以沃利就朝那個方向努力,因為他們是最好的朋友—因為他愛迪克。老天,他愛迪克。


       就算迪克不知道,他仍然會願意為他付出。迪克一直都是傾注全心,付出所有,他就是那樣的人,所以沃利會想多一點,再為他多做一點。


       也因為沃利就是這樣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「這不會有用的。他從沒在我手心上寫過字,我不可能知道他想寫什麼的。」阿提米斯說。


       「他不告訴我。」沃利回答他,這不是正確的答案,但他希望阿提米斯不會注意到。


       阿提米斯觀察著他,她的眼神總是敏銳,能夠偵查出一絲的異常,沃利移開視線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懂了,你想做個默默守護的那種人。」阿提米斯評論「你會默默地犧牲奉獻,默默地付出,然後期望著他哪天會發現,感動得痛哭流涕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別在現在諷刺我,阿提,我沒那心情。」沃利警告她,語氣中充滿著不悅「而且,我也沒期望他發現。」


       他曾說過在生死關頭,他有權說出真心話,可事實是,權利與欲望終究不是同一種東西,有權利,只代表有選擇,並不代表結果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什麼時候會告訴迪克?」阿提米斯瞇起眼睛,她已經嗅到了沃利最不想提及到的問題。


       「當我準備好的時候。」沃利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「而那確切地是什麼時候?」阿提米斯逼問。


       「當我準備好的時候。」


       阿提米斯嘆氣了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是個膽小鬼,你知道嗎?」她說「你愛他快兩年了,你願意為他而死,結果你卻連告訴他的勇氣都沒有?」


       「我會告訴迪克的。」他又說了一次。


       這次沃利用這沒得商量的語氣,可阿提米斯不放過他。


       「他愛你。」阿提米斯說「我知道,他愛你,為什麼你們就不能乾脆地在一起?」


       妳不知道那點。沃利哀傷地想。妳不確定。


    他們成為朋友,是因為跟對方在一起時感到舒適,迪克信任他,是因為沃利讓他感到放心,他不要迪克感到不適。


    「我們不能…就只是繼續特訓嗎?」沃利說,這才是他找阿提米斯的目的,而不是心理諮商「妳真的很不適合當心理諮商員。」


       沃利對阿提米斯是感激的,她是個很好的朋友,也是她讓沃利意識到他愛上了自己的好朋友,但即便阿提米斯是那個讓他發現自己感情的人,她也無權指使沃利做下什麼決定。


       阿提米斯不會知道,迪克不是個習慣身體接觸的人,但他習慣沃利,所以當沃利做出親暱動作時,他不會拒絕,阿提米斯永遠也不會知道沃利有多麼以此驕傲,也多麼以此罪惡。


       他很自私,他想不顧迪克的感受,告訴他,他有多麼愛他。如果他能選擇一個與他牽手一輩子,共伴到老的人,他希望那個人是迪克,他希望他是迪克的。


       有太多的時候,他真的想過要告訴迪克,也許這樣對他們彼此都好,也許在迪克拒絕他之後,他就能看清一切,不再抱持著不切實際的幻想,不會再因迪克的依賴而感到希望。


       但事實是,他是個懦夫,他不想失去他在迪克心中的地位,他清楚知道迪克的信任代表了多大的意義—而對他自己又有多大的意義,他不能失去這些,他就是不能。


      他就像走到了十字路口卻尋不到方向的人,徬徨、茫然,他擁有全世界第二快的速度,他卻沒辦法找到出口。


       如果他能夠理解迪克想說的話,或許,只是或許他就能夠走出掙扎,就能找到方向。


       「天啊,沃利,幫我個忙,看在我這麼奮力幫你的份上—別當個傻瓜,好嗎?」阿提米斯真誠又有些無奈地說「我受夠了你們這兩個傻瓜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誰是傻瓜啊?」迪克的面孔忽然出現在他們旁邊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與阿提米斯都被嚇了一跳,只見迪克十指交叉,在桌子的邊緣撐著下巴,富饒興味地看著他們兩個。


       「別這樣做!」沃利與阿提米斯同時哇哇大叫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們門沒關啊。」迪克盈盈笑著,好像這可以作為他不尊重他人隱私的藉口「先不管這個了,你們在幹嘛?」


       「呃…」沃利慌張地環顧四周,希望迪克沒有聽到他跟阿提米斯之間的對話。他為什麼忘記要鎖門?等等,他的房間根本沒有鎖啊!


       「我們正在特訓呢。」阿提米斯的臉霎那間變得高深莫測。


       「什麼特訓?」迪克問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還來不及阻止阿提米斯,阿提米斯就已經回答了。


       「觸感特訓。」


       迪克盯著阿提米斯,看起來還是不解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趁這個時間,用腳頂撞了下阿提米斯,眼睛死盯著阿提米斯,要她別多話。就算迪克沒聽到全部的對話,阿提米斯的暗示很有可能會讓那個偵探推論出來。


       然而,阿提米斯沒把他的威脅放在心上。她站了起來,遠離沃利能攻擊的範圍,她來到迪克的一旁,用一隻手放在迪克的肩上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的手心遊戲。」她說「你的男—沃利這傻瓜正因為搞不懂你寫下的東西而煩惱得不能自我,所以要我幫忙他特訓。」


       迪克挑高眉頭,似乎很驚訝。這是不是代表迪克真的沒聽到他跟阿提米斯的對話?


       「既然你人都在這裡了,換你幫他特訓吧。」阿提米斯別有用意地說道,然後在獲得迪克同意前就離開了。


       「這是?」迪克向沃利詢問。


       「我不知道。」沃利說得有點急了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歪著頭,陷入了沉思,他那副輕輕皺眉,扳著臉孔的模樣讓沃利知道迪克的大腦正精密地運作著,如同齒輪般,即便沃利打斷他,他也不會停止思考。


       該死,阿提米斯,妳給我帶來什麼麻煩。沃利在心底咒罵阿提米斯。為什麼不能讓他自己決定?他都十七歲了,又不是需要別人告訴他怎麼做的三歲小孩。


       拜託別發現,迪克,不要是現在。沃利祈禱,恐懼在他心中蔓延,吞噬了他微小的希望。託,迪克,找別個日子去思考—明年的五月是個好日子—不,等到十年後再說吧…


       再給我一點時間,我還沒準備好承受你的拒絕。沃利絕望地想。迪克會婉拒他,然後他會離開沃利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緊蹙的眉頭鬆開,望向沃利。


       不不不…


       迪克撈起沃利的手,他先是輕揉地撫摸著他的手心,接著才伸出自己的食指在上頭書寫。


       「呃?」沃利困惑地看著迪克,他沒想到這個發展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不是想要特訓?」迪克平淡地說,臉上看不到一絲情緒。


       那並不是事實,但沃利還是點頭。


       就像是他們還是孩子的那些時光,迪克在沃利手上寫字,而沃利會想辦法猜出答案,只是這次沃利不再需要迪克提示,他們也不再年幼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反常地沒有說話,他面無表情,若有所思,像是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般,他只是一直寫著,畫著,甚至沒有停下來聽沃利的答案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的動作很溫柔,卻沒有辦法撫慰沃利。他慌張地緊盯著迪克瞧,過度觀察著對方的每一個細節,滿腦子胡思亂想。他慌極了。他想要開口問,卻害怕打破了和平的假象。他感覺自己像極了在斷頭台上等待斧頭砍下的人,只能讓迪克來決定他的命運。


       就在這個時刻,迪克寫下了那句沃利一直猜不透的句子,寫下那些沃利再熟悉不過的筆畫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將手放下,直視著沃利。


       「再一次。」沃利輕聲說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的嘴唇微微張開,沃利認為他會像往常那樣拒絕他,然而迪克的臉在那一瞬間—或許只有神速者才能注意到他那微小、迅速的變化—改變了,他咬著下唇,換上一個下定決心的堅毅神情。


       「閉上眼睛。」迪克柔和地說,就像是他每一次要求沃利那樣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閉上眼,感覺到迪克牽起他的手


       “I。”迪克的手指用極度緩慢的速度畫出一個字母。


       I。沃利默念。


       “L…O…”沃利慢慢地讀著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的每一個筆劃都清晰,不拖泥帶水,筆尾又如此仔細,小心翼翼地勾勒出每一個字母。以往迪克在他手掌裡畫來畫去時,都會故意模糊字尾,與下一個字母連在同一個筆畫中。他的文字是調皮的。


       就像迪克一樣。沃利心想。調皮得令人煩躁,卻又令人喜愛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集中所有的精神在迪克的觸感,那一深,一淺,一長,一短的筆劃在他的手掌心捎過。


       “V”迪克寫下。


       I,L,O,V。沃利反覆唸著,這可能是唯一一次—最後一次迪克對他的自白,他絕對不會讓自己蠢到因為記憶力而搞砸。


       然而,或許他不用擔心這點,因為迪克似乎也想到了。他會在完成一個字母後,停下他的動作,讓沃利有足夠的時間去記憶。當他的指尖離開了掌心時,沃利卻仍感覺到懸在手掌上那若有似如的接觸。


      “E。”迪克一撇一撇地將直接連接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在迪克寫完這個字母後,暫停的時間比任一個間隔都還要來得長,沃利幾乎認定迪克完成了他的句子。


       接著,他又感覺到迪克的指尖回到了他的掌心。


       “Y。”迪克繼續寫著,這次他的力道變得輕小,速度更慢,且變得猶豫。“O。”


       迪克的手指向下滑動,他的指甲不經意地劃過,在手掌的邊緣畫出一個弧線,再直直地向上畫出直線。


       U沃利想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寫下“U”的字母後,便靜止下來,沃利聽見他沉穩、平緩的呼吸聲開始混亂,透露出他的緊張,不如平常的冷靜,於是沃利知道結束了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完成了他的句子,現在,換沃利給迪克一個答案。


       I,L,O,V,E,Y,O,U。沃利試著讓它們他能理解的句子,他飛快地拼湊成句。當句子漸漸成形時,沃利屏住他的呼吸,心猛然跳動,他感到心臟越跳越快。


       一直以來,只要沃利猜錯,迪克會失落地微笑,他不明白原因,但他會因為不能理解而感到愧疚。可這一次,沃利知道了。


       “我愛你(I LOVE YOU)。”


       他反覆檢查,只能得出這個答案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的手還駐留在他的手掌上,指尖有意無意地碰觸著,悄悄地靠在沃利的微微蜷著的手指,宛若在等待沃利的答案。


       我愛你。沃利的腦海中不斷響起那美好的句子,宛如鐘塔發出陣陣鐘聲,響徹在黑暗之中,恐懼散去。


       我愛你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用拇指捏著沃利大拇指與食指間的夾縫,他能夠感受到微弱—幾乎會被忽略掉—的顫抖,他想著,也許迪克也一樣害怕,他們都珍惜著彼此的友誼,不論人們會怎麼定義他們擁有的。沃利好幾次想鼓起勇氣,但他不願失去,那些準備已久的坦白消失在膽小的背後,於是他遲疑了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很勇敢,他一直都比沃利勇敢,他說出了沃利沒有膽量,沒有氣量說出口的話。勇敢一直都是沃利愛迪克的其中一個原因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又輕輕捏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迪克。沃利想。


       沃利沒有張開他的眼睛,他慢慢地收攏自己的手,包裹住迪克的手。熱度從迪克的手指傳來,溫暖了他的掌心。他的手指輕觸著迪克的手背,脈搏微微跳動著。迪克的手不再顫抖。


       在這一瞬間,他感覺時間停滯下來,彷彿他能聽見在迪克指間流動的血脈,又或者他聽見的是血液灌進心臟的聲音。


       他緊緊握著迪克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這就是他擁有的。


    




後話:


20101字,今天的我依舊走在birdflash短篇兩萬字up的道路上(滾啦)


希望大家會喜歡啦~<3大哥沃利我愛你們




順帶哀號一下,好想要birdflash的本子,今年DConly已經確定沒有birdflash本了QAQ

评论

热度(161)

  1. 暮去朝来you are light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