暮去朝来

先从小短篇写起,总有一天能写出好文[斗志]。

【杂谈】圈子与圈套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感觉回不了头了,看到的太晚了,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“圈里人”

阿累累累累累:

诶,人生真是艰难啊
没有什么对与错
只不过走上了不同的道路
#果然还是圈地自萌吧emmmm…


林朵:



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。




 




涉事者是我的朋友,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,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、督促产出,倒是乐在其中。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,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,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,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,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。




 




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,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。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,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。然而战火愈演愈烈,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,以至于到了后期,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,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,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,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。




 




终于有一天,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,撤了个干净。




 




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,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: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,真正吓人的,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,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。




 




愚钝如我,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。




 




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。




 




既是最好的时代。借助网络的力量,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,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,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,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。




 




也是最坏的时代。因为网络的力量,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,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。




 




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。




 




没有争端,没有异见。




 




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,都说着相同的话,长着同样的脸。




 




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?




 




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,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,多数碾压了少数,盲从成为了习惯,没有不一样的声音,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,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,没人会质疑,没人敢质疑。




 




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,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。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:没错,我是对的,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。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,那它一定是错的。




 




哪怕这所谓的“所有人”,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。




 




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。




 




这大概也解释了,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。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,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“同仇敌忾”,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“异端”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


 




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,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,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。只不过很不巧,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“群体单一性”的重灾区。




 




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,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,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,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。




 




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。




 




说真的,这挺可怕的。




 




参照自然法则,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,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。




 




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,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,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。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,太容易获得认同,太容易消除异见,不再需要感同身受、求同存异的时候,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。




 




这值得警惕。




 




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,但事实上,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,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,心性变得愈发暴躁,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,只不过是一种爱好,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。




 




毕竟,圈子内外所划分的,只是不同,不是是非。




 




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,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。




 




每分每秒,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,绑的更牢。




 




而最可怕的是,你甚至都不会觉得,自己有挣脱的必要。








END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《同人是个什么圈》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:




(1)《同人写作,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




(2)《功底是山,圈子为海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




(3)《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,是三观》——论同好交往之基础




(4)多写了三五篇》——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




(5)《小透明》——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




(6)《译者之歌》——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




(7)《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》——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




(8)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——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




(9)《同人连载,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




(10)《避开热闹,也是一种修行》——论对热圈的敬畏




(11)《圈子与圈套》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


(12)《勿忘初心,方得始终》——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




(13)《描摹深海下的冰山》——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




(14)《爱亦有价》——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小广告时间:




本人知乎专栏:小故事杂货铺      




微信公众号:林朵讲故事




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,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。






还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。

下午的时候看到岚发的那个IDW中MOP的分析,兴冲冲的截图,发到空间上,给好友卖个安利,兴高采烈地等别人入我坑,然后我一个以前同学(算是朋友)赞了,下面留言问我:

诶?你不看你以前那个cp了?

我:嗯,现在首页被某部漫画的动漫占了,我很不喜欢那部,所以现在不刷了。

我:看看这对嘛,这对也很萌的说,相爱相杀的经典啦!

朋友:哦,又是一个同性恋?

我当时就原地爆炸好嘛!什么叫同性恋!还“又”!你知道到底什么叫同性恋吗?!!就这样侮辱他们!

好,那这样,就算你当我是个腐女,而你不是,你不能接受我的观点,你认为这样恶心,那你也不能当着我的面羞辱他们啊!现在网上铺天盖地的耽美文学以及那些被称为腐的人们,他们(没打错,有男孩子)真的是冲着同性恋去的吗?当然不,我们谁追求的,是一种理想中的感情,兄弟间,战友间,常常有的这种感情,这无关性欲。

我萌过一些cp,我喜欢他们,我可以说是爱他们,其中两个人对于我来说甚至已经是一种信仰的存在,我无法忍受任何一个人对于他们这样的抹黑。他们对于彼此,是命中注定的宿敌,是可以互相依赖的朋友,是志同道合的伙伴,是无法代替的存在,而你,居然用一个“同性恋”来称呼他们!!!

在生活中,有好几次心情阴郁得几乎撑不下去,望着外面,就想啊,你只需要打开窗户,纵身一跃,就解脱了!就没什么能烦到你的事了。然后我就想大哥,想白玉堂,想展昭,想着这些人,突然间就有了勇气,只是抑郁而已,他们还在他们的世界中奋斗着,你有什么理由不努力活下去!

我之所以想让别人跟我一起萌这对,是想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故事,本来别人吃与不吃都跟我没关系,没想到居然让自己被气成这样(压到底线了),所以,我就是要打tag 安慰下自己!【哼唧】

只是个人觉得像他们,这种侠义情怀啊什么的,也许会存进一些别的cp,主题歌一类的,请不要见怪。

一个脑洞

啊啊啊,好想写,好带感啊!!当然,也只能想想了,就我这个奇懒无比的人,写好的文懒得发,要是有一个能专门给我码字的人就好了TvT

脑袋里的黑洞:

先把脑洞放出来,免得哪天忘了……


60分钟的谈话这篇文的背景就是这个样子_(:з」∠)_


已产出的文放在最后


路上打的,有错别字见谅OTZ


前提:


初始条件下的细微变化能造成影响整个世界的长期连锁反应。


在火影原著背景的前提下,从黑绝是否顺利离开辉夜开始分出两条世界线,忍界发展趋势又分出不同的世界线,然后是否有父母又展开不同的世界线,伊鲁卡老师是否成功拉回鸣人又是不同的线。


 


而某些世界之间会产生相干性,它们会互相影响。


 


(先大概分一下,这几个是最突出的原因而已)


 


故事从编号NO.BCACC7的世界开始。


让我们简称这个世界的鸣人为鸣人A。


鸣人A的世界没有黑绝,且父母还在。


鸣人A拥有一种特殊能力,能够无意识地将其他世界线的鸣人拉到NO.BDACC7世界,时限为1小时,他们大多比较友好。


其他世界的鸣人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,他们的生命里都存在着名叫“宇智波佐助”的人。


听着其他人对佐助的描述,鸣人A从小时候起便对这次相遇抱有极高的期待,然而他一直没有遇见佐助,而且伴随年龄的增加,其他世界的鸣人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少,他开始四处打听一个名叫宇智波佐助的人。


然后他发现宇智波佐助一族早在一百年前就被灭族了,因为当时的政治立场问题,与执政党闹了很大的矛盾,被其他族群群起而攻之。


而在记载中,确实有一名善战的宇智波族人,名叫佐助。


他们错过了一百年。


得知这一消息的鸣人A从此心里空了一块。


成年时鸣人A遇见了从NO.AABBD27世界来的鸣人B。
 


鸣人B从小被孤立,阴差阳错并没有被伊鲁卡老师领回正途,心里的负面情绪最终吞噬了他。


同样,他发现佐助与他是相同的,在大蛇丸要带走佐助时和他们一起离开了木叶,成为了叛忍。


他们一起加入了晓,并挖掘出了国家、村子背后的一面。


鼬人生中的最后一段路是佐助陪伴他走过的,他们兄弟二人最后互相理解了。


在抽取尾兽前,两人带着长门、小南离开了晓,和大蛇丸他们一起隐藏起来,直到四战开始才现身。


他们组建了另外一个组织,既不属于忍界联合军,也不属于辉夜一派。


辉夜这边并没有集齐尾兽,能力还不足以碾压忍界,但他们得到了部分国家与忍者的支持,与忍界联合军处于两两压制状态。


后来鸣人B破坏了黑绝的阴谋,在与辉夜的交谈中,两人达成了合作。


现在的时间线上,鸣佐他们编属于辉夜他们,与昔日同僚交火中,值得一提的是,宁次也加入了他们,小樱在得知木叶一系列私底下干的事后,纠结再三也加入了他们。


正在打斗中,鸣人B突然被拉到鸣人A的世界,无法确认这个世界是否是真实的,他选择直接动手。


一小时后鸣人B回到了自己的世界,打斗结束,他显得很不稳定,佐助问他怎么了,鸣人抱住他不说话。


鸣人B的特殊能力是,看见其他世界的事,其中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,是NO.AABAD21世界的鸣佐二人,他亲眼目睹了那个世界的佐助死亡的样子。


这也是他黑化的原因之一,那个世界的佐助就是因为国家的阴谋死去的。


刚刚的穿越让他以为,他再也见不到他的佐助了。


 


NO.AABAD21世界按照原著发展,接博人传时间线。


四战结束后,五大国震惊于忍者的力量,开始私下研究查克拉,并加速科技的发展。


木叶的部分高层与火之国达成协议,想对佐助进行各种实验,而他们对鸣人C的说辞是佐助犯下罪过必须被监禁。


鸣人C才刚认清自己的感情随后就被事实当头一棒敲醒,心情复杂的鸣人C无法面对佐助,直到佐助离村前才下定决心,然后正视这段已经结束的感情。


木叶高层假意被鸣人的恐吓吓住,实则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佐助身上,五大国幕后可以更稳当的研制武器与人工合成查克拉上。


在这二十多年间,科技得以迅速发展,忍者的重要性日渐被削弱,各忍村的任务量都在逐年下降,鸣人C除了解决村子内部的各种问题,还忙于加强与其他国家的合作关系。


多年在外行走的佐助C察觉了其他国家的野心,搜集了大量相关情报给鸣人C。


鸣人C想联合其他忍村,却发现已经晚了,岩隐已经可以确定倒向土之国,雾隐由于地理关系原因,经济发展一直依附于水之国,无法抽身,达鲁伊也感受到了雷之国的压力,然而忍者的心已经不齐,无法与鸣人C结成联盟。砂隐则由于一直走精英路线,反而更好控制,最后鸣人C与我爱罗建立了私下的合作关系。


国家放任针对忍者的恐怖组织存在,默许了他们的攻击行为。


佐助在一次营救行动中死亡。


然而这一切都是五大国的阴谋,他们不能让一个定时炸弹威胁到他们的发展与计划。


这场战斗过后,恐怖组织出来背锅了,说这场袭击全部是他们所为,成功将忍者们的仇恨全部拉到自己身上来。


云 隐村被撤销,所有有战斗力的忍者被并入雷之国军队;雾隐村经过这场袭击后元气大伤,部分人受仇恨所影响,主动加入水之国的围剿恐怖组织行动,水影则带领剩下部分忍者隐入山林,不再过问世事;岩隐村一直保持与土之国的合作关系,早就被同化了;砂隐村进一步被削减军事预算;部分小国也开始把忍者并入自己的军 队。


木叶的地位变得非常尴尬,由于有鸣人C的存在,火之国只能采取迂回路线,让忍者自己从木叶走出来。


多年过去,鸣人C无法阻挡其他文化对忍者文化的侵蚀,越来越多的忍者走出村子,再也不回来,村子名存实亡。


在鸣人C去世后,火之国将木叶村并入火之国版图,世界上再没有木叶忍者村。


随后世界再一次陷入到战火之中,在这次战争中,忍者死的死,伤的伤,逐渐绝迹。


最后忍者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。


各个研究室一直没有停止关于查克拉的研究,并一步步改造科学忍具,最后实现了人工合成查克拉。


 


而这一切都被NO.BABCD11世界的鸣人D 看在眼里。


鸣人D的能力是自由穿梭于各个空间,这个世界没有黑绝,虽然父母依然去世了,但因为这能力,他的眼界非常远,整个人更为平和。


他见证了许多事,走过很多路,痛苦的、悲伤的、高兴的,数也数不清。


这个世界的佐助,是他的锚,是他的永久指针。


在一次穿越中,他碰见了NO.BCACC7世界幼时的鸣人A,惊讶于他的能力,给他讲了很多事,着重讲了佐助的存在。


他为鸣人A塑造了佐助最基本也是最有力的形象。


 


然而鸣人A的世界没有佐助。


直到25岁时碰见了从NO.AABAD39来的鸣人E,他隐隐有预感,这将是最后一次把其他世界的鸣人拉到自己的世界,于是他给鸣人E说了很多事,关于其他世界的鸣佐二人,也有关于他自己的。


 


至此,世界线终于闭合了。


其实我最想做的,是世界线闭合的一刹那


当时脑补到的时候瞬间鸡皮疙瘩掉一地


这个脑洞还是围绕“即使他们换了一个生存环境,也能保留下来的核心是什么”展开的


鸣人A的世界


鸣人C的世界

同学送的,这外面转了一天,都皱巴巴的了。

作为一个鸣饭和一个鸣佐赛高的人,我居然画不出鸣人!简直是耻辱啊啊啊!

见证一只渣的诞生,原图请参考深白太太

脑洞(平行世界)

(1)“哦,我也看出来了。”鹿丸懒洋洋地看着佐助。
佐助沉默片刻,”我只是想不通鸣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烈的带入感。都跟他说了好多次,这个世界的鸣人和佐助与我们是不同的,我们只是朋友而已(太子乱发朋友卡的下场),在这个平行世界中的他们是情侣,不带表我们也会是。“
”那你有没有想过,这不是“带入”呢?“鹿丸意味深长地看了佐助一眼。


(2)”我进来喽。”
鹿丸敏锐地察觉到佐助的身体猛地一僵。
门被推开。
“佐助,早上你的便当忘在家里了,妈妈让我给你送过来。”

“你忙你的,不用管我,我只是来送下东西。”鼬扭头看向鹿丸。
“……鼬…“
”佐助这是在害怕?“鹿丸感觉到了,虽然很微弱,但还是能感受到,他对鼬的……恐惧。


(3)“去找鼬。”
“鼬?他是谁啊,大叔?”小鸣人好奇地问。
“我的哥哥,在我那边的世界,我亲手杀了他……”过长的刘海遮住双眼,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小鸣人愣住了。
佐助在心里鄙视自己,果然,在阳光下待久了,居然毫无防备的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别人,难道还想让他来安慰我么。
突然被圈进了一个小小的怀抱“大叔,“小鸣人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来”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你很难过,我看得出来,想哭就哭吧,我不会笑话你的。“
”白痴。“佐助叹了口气,也不知道骂谁。
难道不是早就知道了吗?自己已经离不开他了,他就是自己的阳光啊。

我们的传奇(引子)

鸣人向佐助告白,仿佛佐助还可以听到。

鸣人拥抱佐助,仿佛佐助还可以回抱他。

鸣人握起佐助的手,仿佛佐助还可以回握。

鸣人把手放在佐助丝毫没有温度的身体上,缓缓向上抚去。

胸膛,锁骨,脖子,一点点的往上。

手停留在佐助的脸上,轻轻抚着,似乎是不忍打扰熟睡的人。

慢慢低头。

鸣人悄悄地在佐助额头上留下一个吻,仿佛他的爱人还活着。




很早以前看到的一个片段,脑洞一发不可受拾。如果有人想看的话,大约七月中巡(并且无意外)发出来。没人想看的话,就六七年后发出来。……………好吧,承认最后一句话是提醒自己的。